第一章游子回乡

西南,历来是山明水秀之处。就是在现代化的今天,这里还保留着一片未曾开发的处女地。

 群山环绕,就环境和健康而言,是人之大幸,但是,落后的交通,却成了山区发展的桎梏,可也正因为如此,这里还能保留着古朴的民风。

 山林之中,有一处村寨,名为沿河屯。

 顾名思义,沿河屯边,有一条十数米宽窄的小河。平时,河滩裸露,鹅卵石密布,若到洪水季节,便是一条咆哮的大河。

 小村处于群山,原本异常封闭,便是出山,也要走上一天。幸好,国家大力开发西南,修建公路,使得小村不再封闭,逐渐富裕起来。

 只是,有得有失,富裕的代价,便是环境的恶化和人心的蜕变。原本湛蓝的天空,清澈的河流,青青的山林,逐渐看不到了;原本和谐的邻里之间,因为利益的纠葛,也逐渐生分了。

 距河边不远,有一处红砖瓦房,周围种着几棵松柏,房后还有一片竹林,门口,两排经过修剪,叫不出名字的矮小灌木,成圆球状,一字排开,显示着主人对生活的热爱。

 “汪汪汪…”一条黑狗,对着站在大门口的人影,嚎叫起来。

 主人勤劳,狗也跟着勤快。虽然人影站在远处,它也不忘了终于职守。

 “大黑,闭嘴!”一声大喝传来,从屋里走出一个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来。

 中年男子喊了一声:“小雨她娘,把饭端到桌上。”

 “知道了,爹!”屋里,传出了一声略带不满的声音来。

 堂屋地上,一个系着围裙的年轻女人,在那里忙活着,身后,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,脚步蹒跚地跟在妈妈后边,跑来跑去的。

 “哼!”瞪着大门外那个高大的身影,年轻女人一肚子的怨气,恨恨地嘟囔着“这个不吃,那个不吃,嫌我做得不好吃啊!那你回来干什么?在外边呆着,有酒有肉,多好!”中年男子身材矮小,但很壮实,黝黑的脸庞,显示着他一生的勤劳和艰辛,那灵动的眼神,显示出他和普通农民的不同来。

 看着站在河边,打量着远处群山的青年,中年男子眼睛中露出一丝笑意来,喊道:“荀真,回来吃饭啦!那山,你小时候天天在上边疯跑,有什么好看的?再说了,以后有的是时间来看!”

 那个身形高大,被称呼做荀真的青年,慢慢转过身,露出一张和高大身形截然不同的脸庞来。一般的高大男人,要么脸型粗狂,非常有男子气概,要么非常憨厚,一看就是傻大个。这青年长相俊美,让人一看,就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。

 “三伯,家乡的山水,再看,也不厌烦啊!”荀真说出和他年龄毫不相符的话来“离开家乡这几年,我做梦都想回来看看。现在回来了,当然要一下子看个够。”

 “小东西,岁数不大,倒像个老人似的。”三伯大笑起来“好了,回家吃饭去,吃完饭,咱们去找你大伯、二伯,看看怎么安置你。”

 “回来啦。”见荀真回来,满肚子怨气的女人满脸堆笑,把碗筷放好,谦虚地说“她叔,我是小地方人,做饭做菜没数,你将就着吃,别挑,啊!”荀真淡淡地笑笑:“嫂子,我真没有什么能挑拣的地方。主要是头些年,我跟着一位老爷子,他教我辟谷,就是不吃油腻的东西,偶尔吃点蔬菜,平时,喝点水就行了。”

 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三伯笑起来“臭小子,搞得你嫂子这几天都没睡好,怕这怕那的,就怕你吃不好。行,下顿就不做肉了,做点清淡的!都像你这样的,来多少客人我都不怕了!哈哈哈哈!”

 “哦,辟谷,小叔这可是要成仙了!”女人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解释,故作惊讶“以后有事儿,可要照顾照顾我们啊!”“去,看孩子去!”三伯听出儿媳妇话里的味道,一挥手“别打扰我们吃饭!”

 看看几盘菜,除了肉,就是肉,只有一盘竹笋,还能让荀真感觉到进食的**。

 这竹笋是当地有名的菜肴——手掰春笋。

 说是有名,也就在管辖沿河屯的困王村有名。每到春笋发芽的时候,大家便会到山上,采集竹笋,回到家,一层层剥开竹笋的外皮,留出里边最嫩的那点精华来。

 当然,老百姓吃东西,没这么多讲究。一般都是拿刀切切,稍微加工一下,就吃了。只有来了贵客,才会下这么大的功夫来做这道菜。

 荀真拿了个碗,到缸里舀了一碗山泉水,就着竹笋,算是吃了早饭。

 “走吧,到你大伯家坐坐。”看着儿媳妇的背影,三伯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 在三伯的儿媳妇眼里,这个自小就丢了的小叔子,实在算不上什么贵客。

 开始的几天,对这个突然回来的小叔子,三伯的儿媳妇还真拿他当贵客伺候着,可时间长了,就烦了,总在老公公面前念叨着,说自己伺候不了,说什么总不能在咱家住一辈子的话,弄得老公公一肚子的气。

 荀真,是沿河屯土生土长的人,爸爸兄弟四个,老大荀天宝,老二荀天路,老三荀天财,老四荀天富是荀真的爸爸。

 荀家兄弟人多,在沿河屯的日子过得不错,也没人敢欺负。

 荀真十几岁的时候,人突然失踪了,家里人把附近的山林翻了个遍,也没找到他,都以为他不是死了,就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。

 受不了失去儿子的痛苦,荀天富卖了房子,带着老伴,到外地打工,四处寻找儿子的下落。没想到,这失踪了好几年的荀真,竟然自己回来了。

 荀真回来,在沿河屯引起了轰动。村里人都过来看望,非常热情。

 在大家眼里,荀真的变化有些大,不但个子高得吓人,而且性子变化非常大。原先,他是外向的性子,见人都打招呼,现在,变得有些内向了,看见熟人,就微笑着点点头,有些矜持。若非因为他的腋下有一个胎记,连荀真的三个伯伯都不敢认他了。

 对自己这几年的遭遇,荀真只用了淡淡的几句话,就揭过了:我被贩毒的拐走了,在金三角呆了几年,帮他们种罂粟。后来,政府军打了过来,我就趁机逃走了。

 这话,村里人有的信,有的不信,但随着时间的延续,荀真热已经过去了,大家也就不想着他的事情了。

 荀天宝家在村后头,是荀家的老屋,老二荀天路就住在旁边。哥俩的房子都翻新了,二层小楼,在村里也能排得上号。

 荀天宝是跑运输的,专门给附近村里人拉菜和水果,生意不错,一年下来,十万八万未必能挣,三万五万肯定没问题

 见荀天财和荀真进来了,荀天宝的老伴儿急忙喊:“老头子!老三和荀真来了。”

 “等一会儿!”有些破旧的货车底下,传出了雷鸣般的声音“修好了车,我就出来!”

 “大伯母。”荀真和大伯母打了声招呼,便蹲在地上,喊道“大伯,行不行啊,不行我来吧。”

 “去!”荀天宝骂道“小兔崽子,都这么久了,这句话还没忘!告诉你,现在我修车的手艺都比得上修车的师傅了。”

 “大哥,修车你确实不是荀真的对手啊!”荀天财嘲笑大哥“当年,荀真十四五岁的时候,你车有毛病,不都是他教你修的吗?”

 “我…”荀天宝索性不提这丢脸的事情了,专心修起车来了。

 好半天,荀天宝才从车底下爬出来,拿香皂好一顿洗,算是把脸上、手上的油污给清洗干净了,看着荀真,骂道:“小兔崽子,出去几年,钱没赚到,心眼可长了。妈的,回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偷几块罂粟膏回来,卖了钱,怎么也能买个媳妇不是!”荀真心中一真恶寒,知道大伯又犯了蛮不讲理的毛病了,索性闭上嘴巴,任由他批评。

 荀天宝把荀真从头到尾骂了一遍,终于是平息了刚才被嘲讽的怒火,瞪着老婆子,骂道:“男人说话,你一个妇道人家听什么?去把老二喊过来!”

 “我早过来了!”荀天路站在大门口,哈哈大笑“我寻思着,大哥咋也该再骂半个小时,就想着抽袋烟,没想到,大哥今儿骂的时间有点短!”

 “没力气骂了!”荀天宝摸着脑袋,一脸的郁闷“昨晚没睡好。为了这小子的事儿愁的,气都有些不足了!”

 “大哥,愁什么!”荀天财笑道“荀真有手有脚的,又有一身的力气,害怕吃不上饭咋地了?咱们帮他找个落脚的地方就行了,他要是还吃不上饭,那就是他懒,饿着活该!”

 “对啊!”荀天宝一拍脑袋,不怀好意地看着荀真“老子这两天,总想着给他盖房子,娶媳妇啥的,老三这一说,我倒想开了,你小子这么大了,不是十五六的孩子,还指望着老子养活,给你找个窝,自己挣钱娶媳妇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