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欲送儿媳,难成神仙

老黄头叫黄继祖,今年刚过五十,但看长相,像七老八十似的。据说,是因为儿子结婚后突然暴死,受到打击,才老成这样子的。

 “你爸把房子卖给我的时候,还有些舍不得呢!咳咳。。”黄继祖咳嗽几声,拄着拐杖的身子,摇摇欲坠,显然,未老先衰,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了。看着房子,老黄头脸上闪现着痛苦的光芒,用低沉的声音说“你回来了,这房子就还给你了。我也没多长时间了,等我死了,我那儿媳妇总得改嫁,她也用不着这么多房子。你要是看上她了,就把她娶了,看不上,就给她买房子的钱吧。”

 黄继祖如此说,荀真不敢置信。这房子确实是荀真家的,可那是当年了。现在,房子被黄继祖买了,是他的了,凭什么要给荀真呢?而且,还送个老婆!

 黄继祖这样慷慨,不但荀真发愣,荀天财也愣了,拽着黄继祖,走到一边,低声说:“老黄,你是不是糊涂了?”

 看着有些凌乱的院子,荀真心中百感交集。这里,有着他童年的所有美好回忆。当他回来,发现房子卖给别人时,心中如同刀割一般痛苦。只恨他两手空空,实在无力买回。

 荀天财和黄继祖在那里嘀咕两句,明白了缘由,满面笑容,对荀真说:“事儿定了,你住西屋,有空的时候,帮着老黄的儿媳妇干活儿,人家亏不了你!要是你们俩对上眼了,直接住一块儿,老黄也没意见。”

 荀真苦笑着,点点头,答应了。

 “好,我回去准备准备,给你弄到铺盖。”荀天财心情很好,觉得终于把侄子的事情给解决了,老婆、房子一下子都有了,什么问题都没了,等老四回来,一点心思也不用操了。

 “三伯,我上山看看,找个合适的地方。”荀真迫切想逃离这里,一个人静静“我晚点回来,不用等我了。”

 “哦。”荀天财随口说“那你晚上就直接过来住吧,别上我家了。”

 荀真脚下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了。他觉得,三伯也太露骨了!也不怕人黄继祖有看法,直接逼着侄子搞人家的儿媳妇,还这么急!

 沿河屯的周边,地没多少,就是山多。一座座山头环绕,一座座山体相连,就是上了山顶,也只能看见远处欺负的山脉,想望向远方,那是做梦。

 荀真沿着山间小路,慢慢走着,查看有无值得他承包的山头。

 稍微有些价值的山林,都已经有了主人,只有那灌木丛生,山石嶙峋,土壤贫瘠的山头,才无人光顾。

 听着前方汩汩的水声,荀真眼睛一亮:我怎么忘了这个所在?

 晚间的山林,异常的宁静,连那虫子,都陷入到沉睡中。偶尔有阵清风,带的树叶哗哗作响,也不过是在奏出安神养心的音调罢了。

 山腰处,一个泉眼,不住向外喷涌着温润的泉水。

 这泉水口感细腻,带着一丝淡淡的甜味,喝一口,一身的清凉。

 泉水在地下存放了亿万年,不但洁净,毫无半分污染的痕迹,而且,里边蕴含着亿万年积攒下来的纯净的能量。

 荀真觉得,在地球上,这应该算是对修真者大补的良药了。每喝一口泉水,他都有一种心神安定的感觉,觉得丹田中的元气又浓密了一分。

 “啊!”用手捧了一捧山泉,荀真大口喝下去,任由泉水顺着下巴流下,湿了衣服,恍若一个放荡不羁的隐士一般,高声唱道:“纵意山林生快意,痛饮清泉,住世外桃源,恨无三五红颜,相伴身前,怎不让我意兴阑珊。忆昨日,星河婉转间,明月一绳牵,恍若是神仙。谁晓转头天色变,命中劫难谁能躲!凡人怎可上青天。不如归去,手舞锄头除草木,笑观黄犬闹田边,终老田园,不是神仙,胜似神仙。”

 一曲《胜神仙》唱完,荀真感觉胸中畅快,快意涌动,觉得终老山林,未必就比起刀光剑影,快意恩仇、纵横驰骋差上多少。赏月观泉,伴老友红颜,才是最为惬意的人生。

 这座小山,有泉水,有石台,有青松,有翠柏,山下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。若是能搭一座草庐,种几棵茶树,种一山桃林,引几只猕猴,帮着采摘茶叶,偷摘仙桃,再买几只獒犬,留作看家护院,过着醉卧美人膝,醒饮猴子酒的惬意生活。那可真是胜神仙了。

 斜躺在山泉边的石台上,荀真懒懒地看着星空,希望能找到那熟悉的苍龙星的影子。

 十几岁的时候,荀真莫名失踪,并不是被毒贩子绑架到金三角,而是被一个路过地球的修真者给带走了。

 荀真拜那位名叫敖烈的修真者为师,跟着遨游宇宙,在各个星球间游荡,倒也觉得人生快意。

 只是,当来到敖烈师门朝天宗所在的苍龙星后,一切都变了。

 苍龙星乃修行圣地,强大的修行门派无数,朝天宗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门派罢了。

 荀真乃火属性身体,跟随敖烈修习木属性功法,木生火,相得益彰,加上门中长老一直赐下灵丹妙药,几年间,就让荀真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出元婴来。

 当木属性金丹破碎,孕育出元婴时,荀真体内的火属性元气突然暴起,反噬元婴。若非朝天宗有捆仙环,将荀真的元婴护住,只怕他早已灰飞烟灭,横死他乡了。只是,由于火属性能量反噬,荀真元婴中的巨大能量根本就不能外放,有相当于无。

 没有元婴,荀真就不能发挥出毁天灭地的能量来,就永远是一个比元婴期低上两级的心动期修真者。这样的废材,朝天宗自然不会要。

 原本,像荀真这样的修炼废材,为了避免被人嘲笑,朝天宗都会内部处理,送到放逐之地,任由他们被妖兽吃了,免得给师门丢人。念在师徒一场的情分,敖烈给了荀真一条生路,悄悄送他回到地球。

 回想起这几年的生活,荀真觉得,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。修行世界的冷酷无情,弱肉强食,都让他有些厌倦。现在,他迫切想要过一种安稳、轻松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