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进城卖药,百年老店

“你种过药材?”出了村支书办公室,荀天宝就怒视侄子“是种过大烟吧!告诉你,敢种大烟,我第一个砸断你的腿!”

 “大伯,我逗他玩的。”荀真急忙否认“我不种大烟,我种柿子总行了吧。”

 “种药材,其实也行。”荀天宝提醒侄子“现在,中药材的价格也挺高的,干好了,发财未必,可养活老婆孩子,肯定没问题。不过,可别想着歪门邪道,啊!那样的话,你还不如在金三角呆着呢!”

 “金三角!”荀真心中苦笑“这借口有些不好啊,大伙记得这么清楚,这辈子算是忘不了了。我怎么不说自己在泰国当了几年和尚呢?”

 推开大门,刘若兰愕然发现:荀真在做傻事。

 荀真拿着舀子,从桶里往外舀水,自己喝一口,给地里的西红柿根浇一下,虽然样子有些好笑,可看在眼里,是那样的和谐。

 刘若兰有一种感觉,她们这些人种地,是为了生存,而荀真栽这些西红柿,则是为了享受那种过程。他们的目的不一样,感觉就不一样。种地,刘若兰觉得累、够,而荀真则是快意,所以,他才这样惬意。

 “喂,你用山泉水浇西红柿,不得浇死它们啊!”刘若兰批评荀真“泉水这么凉,会凉死柿子的!还说自己会种地?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啊!”“我种地有秘诀,和你们不一样!”荀真回过头,笑了笑“我这柿子,就喜欢清凉、干净的东西,不信,你看着吧,到时候,长出来的柿子,都是冰凉冰凉的,吃一口,透心凉!”

 “还雪碧呢!”刘若兰没好气地还了一句,回屋做饭去了。她还要给隔壁的老公公做饭,可没工夫和男人闲扯。

 荀真三伯的儿媳妇,叫刘梅的女人进了院子,喊道“若兰,做饭呢。”

 看见刘梅,刘若兰笑着说:“进来!”

 刘梅和刘若兰是一个屯的,刚嫁到沿河屯不到三年。她嫁给荀真的堂兄荀武,还是刘若兰给介绍的。两人从小就在一起,嫁到一处,又有这层关系,自然非常亲热。

 “哎,搞定他了?”看见荀真,刘梅低声问“昨晚做了几次,他厉害不?”

 “什么搞定不搞定的!”刘若兰有些羞恼,骂刘梅“你流氓!”

 “小寡妇也知道害臊?”刘梅很下流地摸摸刘若兰的屁股“顶着个寡妇的名头,这里还是没被人开苞,真不着急啊!”“去!”刘若兰一脸的郁闷“我对他啥都不了解,还能这么快就让他占便宜了!再说了,昨晚他根本就没过来。”

 “他真没过来?”刘梅有些不可思议。她原本以为,昨晚,荀真肯定是上了刘若兰的床了。没想到,他连房门都没进去。

 “他不是有病吧。”看着荀真的小白脸,刘梅突然感到一阵恶寒。

 荀真拎着水桶,来到山上,在泉眼边的小池子里打了一桶水,进了山洞。

 山洞里,有一张石床,床上还有一个石枕头。床和枕头都打磨得非常光滑,虽然不是玉石,但也是石质细密的理石,躺在上边,非常舒适。

 看看空荡荡的山洞,荀真发现,应该置办一些东西了。桌子椅子可以用石头做,茶具,也可以用竹子做一些,只是,茶壶却不好做,需要去买一个好一点的才行。

 水面上,一座小小的竹桥,直接通向天柱峰。天柱峰下方平缓的地方,一个小小的亭台竖立在那里。虽然做工有些粗糙,但胜在自然,胜在和谐。

 从山峰上滑下来,荀真手中拎着一个新编的竹篓,里边是一团新鲜的泥土,上边露出几片鲜绿的叶子。

 大清早,荀天宝拉着一车西红柿,准备到市里去。刚出村,就看见荀真站在道边。

 “干啥去?”发现是侄子,荀天宝就气不打一处来,停下车,呵斥道“没事不在家抱女人,大清早出来干什么?”

 “荀老大,这就是你那个把小寡妇搞了的侄子?”

 荀天宝的车上,坐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,一脸的精明强干。他是董家屯人,是个专门捣动蔬菜和水果的菜贩子,姓董,叫董家明。

 “奶奶的,这小子脑子有病!”荀天宝骂咧咧的“那小寡妇等着他去搞,他连人家的门都不登,怎么搞!”瞪着荀真,老人没好气地问“上哪儿去!”

 “到市里去!”荀真陪着笑脸“大伯,我可没去市里的车费,只好蹭您的车了。”

 “到市里干吗?”荀天宝冷着脸说“没钱的话,自己想办法挣。别去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!”

 “没,我在山上挖了棵人参,去卖了,好有本钱干点啥。”荀真一脸的委屈“我可不敢做坏事。”

 “人参?我看看!”荀天宝把车停在路边,拿起人参,看来看去的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

 “这东西咱这里竟然还有!”董家明瞪大了眼睛,羡慕地看着荀真“你小子发财了!”

 “有了钱,也别乱花,先种种药材看看,不行就扣大大棚吧。”荀天宝害怕侄子有了钱,就到处胡闹,警告他“要是乱花的话,当心我削你啊!”安定市是西南一个很有名气的城市,人口在百万左右,算是个中等规模城市。市里的药店多如牛毛,用老百姓的话说,就是跟驴拉的似的,老鼻子去了。不过,这些药店只卖药,不收药材。而且,这人参,只有中药店才有可能收。

 荀真打听过,京城一个叫回天堂的中药店,在安定市有家分店,那里收名贵中药材。

 回天堂安定分店的门面不算张扬,但也不是那种谨小慎微的做派,大大的牌匾上,写着回天有术四个大字,然后才是略小的回天堂三个字,字体张扬,自信跃然于字上。

 药店里边,古色古香,完全是古代的装饰,结合着现代的技术,虽然不太协调,但也算追溯本原了。

 进门不远处,就是挂号的地方。两个长相甜美的制服女孩,看见荀真,眼睛一亮,甜声说:“先生,挂号还是办事?”

 在女孩子眼里,荀真的长相被打了一百分,可看看穿着,再看看背着的竹篓子,分数当时就降到不及格以下了。长得再好,没钱的男人,就不是好男人。这两个女孩子的观点,早已经和时代脱节了。她们眼中,财富才是择婿的第一要素。

 “你们这里收药材吗?”荀真扬扬手中的竹篓“野人参收吗?”

 “收!”没等挂号的女孩答话,站在不远处柜台边上的一个女子接过话头“人参我们不收,但野山参,有多少我们收多少。”

 推荐、收藏、点击,是新书生存的三大要素,缺一不可啊!第二更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