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少妇养眼,药痴疯狂

女子相貌甜美,身形高挑,穿着一身职业套装,更显得娴静优雅,气质迷人。看她年龄,也就三十左右,加上带着一副无边眼镜,看起来非常有涵养,身材既有着年轻女人的挺拔,又有着成熟女人的丰腴,正是人生最灿烂的时候,无边的魅力,一股股洋溢出来。

 “我这就是野山参。”荀真丝毫没有顾忌的意思,把女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。

 “请跟我来。”女子很有礼貌,没因为荀真的无礼而失态,稍微侧侧身子,做出请的姿势,带着荀真,拐了几个弯,来到一处房间。

 “我是值班经理周玉。”女子先自我介绍一下,用诚恳的眼神看着荀真“没别的意思,可以让我看看货吗?”

 “在这里,随便看。”荀真把竹篓子往地下一放,找把椅子坐下,打量起屋里的装饰来。

 发现人参都被泥土裹着,周玉皱皱眉头,心中稍微有些底气,拿起电话,拨了个号码,柔声说:“刘老,有人来店里,说要卖野山参。看样子,应该是刚挖出来的。您要是有空的话,请您过来鉴别一下。”

 “刘老是我们药店的药品鉴别师,但凡采购名贵中药材,都需要他来鉴定一下。”放下电话,周玉怕荀真生气,急忙解释“这是我们的规矩,不是不相信你,请见谅。”

 荀真微微一笑:“我理解。既然你们这么按照规矩来,说明是一家很讲究的商家,想必,在价格上也不会亏了我的。”

 “好迷人的笑容!”被荀真灿烂的笑容笑得发呆,周玉好容易才清醒过来,客气地说“当然不会。我们会用最公道的价格购买的。您贵姓?”

 “姓荀名真,荀子的荀。”

 “现在还能挖到野山参,真是幸运啊!”周玉一副羡慕的神情“咱们西南的野山参已经灭绝了,没想到,竟然还能见到!”

 “人迹罕见之处,飞鸟难度之所,还是会有珠玉存在的。”荀真耸耸肩,一副世外高人的做派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想必那人参也不会灭绝的。”

 发现套不出话来,周玉只好悻悻地拿出茶杯,给荀真泡茶。一边倒茶,她一边偷看荀真,觉得这个男人真有气质,一种淡淡的忧郁总是浮现在脸上,让人看见,总有一种想要把他搂在怀中呵护的感觉。

 “好茶!”感觉一股清香自胸肺间生出,在口齿间环绕,甚至整个房间都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荀真忍不住夸奖起来“这茶真干净!”

 这茶叶发出的香味异常纯净,可见培育茶叶的地方,没有半点的污染的。这在现在的地球上,可是很难见到的。

 “别是傻子吧。”周玉心中嘀咕着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透露出来。

 荀真的评价非常奇怪:“真干净”

 “茶叶就分好不好,怎么还能用干净来形容呢?”周玉听得糊涂,觉得这人是不是精神不正常,拿个萝卜当野山参来骗人的。不过,想到药材鉴定师刘老的不正常,她也释然了。

 过了半个小时,周玉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,大门“哐当”一声被撞开了,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子冲进房间。

 “野山参呢!”看都没看周玉那让人疯狂的脸蛋,男子大吼一声,四处打量起来。发现竹篓子,他的眼睛立刻明亮起来,飞一般冲了过去。

 掰开泥土,露出了山参的阵容。男子眼睛一亮,从山参的芦头看起,一直看到根须,看来看去,良久,才重重地喘息一声:“真是野山参!咱们当地产的野山参啊!差不多有一百年的参龄。多少年没见到了,我还以为,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了!好大的个儿,能有四五两重!”

 “刘老,真是野山参!”周玉眼睛一亮,狂喜起来。

 野山参虽然数量稀少,但不是没有,但是,年岁在一百年左右的野山参,放在现在,可都是无价之宝啊!

 见刘老点头,周玉急忙阻止他说话,笑眯眯地对荀真说:“荀先生,这人参我们要了,谈谈价钱吧。”

 “我不是太懂行情。”荀真皱着眉头“我在网上看过,有些地方拍卖的人参,和我这个个头差不多,最少都是几十万,多了都上百万,我想,怎么也该差不多吧。”

 “哈哈哈哈!”周玉大笑起来,笑得荀真一脸的郁闷,才笑意盈盈地解释起来“荀先生,您该知道,拍卖时候的野山参,已经经过了几个买家了,价格自然就高。而我们是第一个买家,在价钱上,自然不能太高了。而且,这人参还要经过加工处理,经过很多道程序,都需要不小的代价。还有,这山参是咱们西南的,在品质上,和人家北方的野山参根本就没法比,价格也能差一半…”

 周玉说了能有十分钟,说得荀真烦了,直截了当地问:“说吧,你们想给多少钱?”

 “八万。”

 “那我换一家卖。”

 “哎!”见荀真作势要走,周玉急忙拽住他,一脸的微笑“市里可只有我们家收人参的,而且,这人参放长了不处理,就没效果了给你加两万,十万总行了吧。”

 “二十万,少一个子儿我也不卖!”

 “十一万。再多了,我们掌柜的会骂我的,就十一万,不能再多了!”

 在周玉牛皮糖打法的攻势下,荀真终于败下阵来,十五万就把野山参给卖了。他知道,这人参虽然不算大,但在他这个环节,至少应该卖到二十万。可这个女人,死守着十五万不吐口,荀真也懒得再找一家了。

 “十八万吧。”刘老突然开口“小兄弟,这样的人参都聚堆,我知道,你那里还有货。十八万,交个朋友,要是以后需要钱的话,再来找我。来,坐,喝茶。”

 “算了,再坐,只怕我就不想走了。老爷子,拜拜了。”

 刘老觉得荀真手里肯定还有货,就想和他唠唠,套出他的底细来。荀真就没心思和他闲扯,拿了钱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 “年纪轻轻的,也算是个奇人了。”刘老感慨一声,回到办公室,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看向桌子,惨叫一声“我的茶叶!那小子把我的茶叶给偷走了!天啊,这可是我花了两万块才买来的!”

 荀真背着钱,也不怕人偷,来到花木市场,买些茶树种子,准备回去种茶树,搞点“干净”的茶叶喝喝。

 中午,荀天宝领着侄子,到饭店吃了一顿,任由侄子付钱,也没争抢。荀真已经有十五万了,花点钱孝敬大伯,原本就是应该的。

 看看侄子递过来的两筒茶叶,荀天宝笑着说:“小犊子还有些良心。给你二伯、三伯买什么了?”

 “二伯愿意抽烟,买了两条好烟,三伯喜欢吃肉,回去我买头羊送过去。”荀真坏笑着说“到时候,大伯、二伯也能喝三伯一顿。”

 荀天宝大笑起来,开着车,爷儿俩回乡下去了。

 收藏推荐点击,来吧,三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