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梯田种药,旧人相遇

坐在山泉边,荀真将双脚浸在泉水形成的小溪中,感觉一阵阵的清凉,非常惬意。

 这山谷不大,只要一个迷踪阵,就可以把整个山体隐藏起来。南方的山,原本平时就云雾缭绕,若是雾气稍微大一些,人们也不会在意的。

 布阵是灵石,第二选择,才是玉石、宝石之类本身蕴含天地能量的宝石。荀真没有灵石,只能选择玉石。不过,就是玉石,也是千金难求。以荀真目前的财力,买那玉石的一块边角料都买不出来。若是只有千百平米大小的阵法,普通玉石倒也可以,可数十亩大小的山谷,没有极品玉石,阵法就不能发动起来。

 “看来,不单单是挣钱了,还需要挣大钱,挣很多钱才行。”看着泉眼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参幼苗,荀真只有苦笑“全指望着你们,看来是不成了。”

 人参这东西,可不是靠个大就能卖出钱来的,它需要岁月的积累才行。不然,就是一百斤重的大人参,也就能卖出萝卜价来。

 好的药材,都需要岁月的积淀。在对面的山上,荀真种了几亩三七,同样需要三年才有收成,而他,现在很需要钱。

 卖野山参倒是个方法。不过,不到万不得已,荀真不想这么做。山上现在什么都没有,就是扔在这里,也没人愿意过来。为了买玉石,卖掉在人间算是极品的野山参,不值得。

 荀真有种植药材的想法,靠的就是自己可以布下聚集天地能量的阵法,提高药材的质量和产量,从而达到聚敛钱财的想法,不然,靠和普通人一样种植药材的手段,他永远也发不了财。

 无奈之下,荀真放弃一步登天的想法,先买一些普通玉石,布下小一点的阵法,吸纳天地元气,种植价格昂贵的中药材,先积攒一定的财富,用来采购极品玉石。

 藏红花,又名番红花、西红花,是时下最名贵,人们最喜欢使用的中药材之一,市场销售价格已达三十块每克,收购价格也达到二十块一克。

 正常而言,一亩地可以出产一到一点五公斤的干丝西红花,能卖出两到三万的价格。虽然第一年的投入非常大,一亩地需要投入一万左右来购买种球。但是从第二年开始,球茎都可以使用种球来繁殖,省去了投资成本,是实打实地赚钱了。

 荀真准备在山里开出两亩地,用玉石布下阵法,想看看在能量浓密的时候,西红花的产量会有什么变化。若是产量大增,那他直接就把三七给挖了,全种西红花。

 荀真拎着铁锹,来到山坡,找到一处稍微缓一些的地方,开始清除草丛和碎石,准备开出几片梯田来。

 梯田不是那么好修的,有很多的门道。若是修不好,好好的地,一场雨就全冲完了。像这样的坡式梯田,在开辟出来后,需要将挖出的碎石放置在边上,减少水土的流失,最好还要在边上种上经济作物,既保持水土,又增加收益。

 山谷入口处,两个身材中等,但却非常粗壮的男子,拎着铁锹,怒气冲冲地走进来。

 荀真落铲如飞,除掉杂草,将碎石集中在一处。忙得不可开交时,他突然感觉不对,抬头一看,发现两个男子正对着他指指点点的。

 “喂,是你偷了我们家的竹子!”一个黑脸大眼男子吼道“你他妈的是干什么的!敢动老子的东西!不去打听打听,在困王村,哪个敢得罪老子!”

 荀真直起腰,高大的身形一站,当时就将黑脸大眼男子给震住了。

 “你们家的竹子?哪个是?”

 “就这里!”黑脸男子的嚣张气焰落了下来,指着远处的一片稀疏的竹林,大声说“那片竹林是我们家的!”

 “你好像是说错了吧。”荀真指着竹林后边的小溪“村委会的人领着我过来,可是告诉我,小溪这边的,都属于我的承包范围,怎么能成你们的竹子了?”

 “我…”黑脸男子脸黑红黑红的,蛮不讲理起来“那竹子是我们家的竹子繁殖出来了,当然是我们家的了!”黑脸男子身边的红脸男子拉拽他,反而让他更加嚣张起来,一边走,一边骂“**!你要敢动那些竹子一下,我削死你!”

 荀真脸色一变,放下铁锹,大步走了过去。

 红脸男子脸色大变,急忙陪着笑脸,说:“兄弟,别误会!我弟弟脾气不好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哎呀!”

 荀真一扒拉,红脸男子飞出几米开外,打了个滚儿,爬起来,不敢置信地看着荀真。

 黑脸男子像虾米一样,被荀真拎着腰带,举到半空,吓得黑脸成了白脸,一动也不敢动。

 感觉一股味传来,荀真厌恶地一挥,黑脸男子就飞了出去,咕噜噜地滚出了十几米,爬起来,头都不回,撒腿就跑。

 红脸男子落在荀真后边,跑都没地方跑,连连拱手,哀求着说:“大哥大哥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

 “报上你俩的来历!”

 “我们是董家屯的,我叫董刚,刚才跑的是我弟弟,叫董铁。”董刚的性子很活,来的时候气势汹汹,可看见荀真的大个子,当时就软下来了。现在,更是客客气气的,唯恐惹恼了荀真。

 “董家屯的?”荀真脑海中回想一下,有了印象。他念初中的时候,董家屯确实有两个愿意在学校打架的家伙。哥哥狡猾,能软能硬,弟弟莽撞,啥都不懂,就知道打架是这两个家伙了。当时,他们都还小,这么长时间了,印象早模糊了,加上两人岁数大了,人也变样了,荀真还真没认出来。

 “你走吧,告诉董铁,有空来找我。”荀真微微一笑“不认识我了?我是荀真啊。”

 “荀真!”董刚的嘴巴张得老大,仔细打量着荀真,不住地摇头,嘴里感叹着“兄弟,都说女大十八变,可你这大老爷们也变啊!这也变化太大了!这个头…。知道是你,我们还闹个屁事儿啊!”荀真苦笑起来。他可不知道,修真还能长个儿。当时,他一下子长了二十公分,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。

 四章到了,大家满意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