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男人需要,

水深处,一处被法宝能量挤压出的干燥空间中,那让结出金的石雕静静地放在那里…首。发

 石雕不远处,元婴小小的身形也躺在地,恍若熟睡一般。

 那道让荀真痴迷半载的线条,不过是边的人类那随手划出的一刀罢了。现在,荀真在钻研的,是日月、雷电、山水。

 日月赐予万物生命,雷电开启生命灵智,山水养育人类,人类从自然中得到与天地契合的契机,所以才有了那带有开天辟地一刀的线条。

 元婴有了一种明悟,人类的修炼,完全是因为只有修炼,他们才能真正与天地契合。弱者是不可能得到自然的青睐的。

 元婴伸出手,自孟那里得到的法宝便都飞到他的手中,再一伸手,宝鼎出现在身前。

 诸多的好法宝飞入宝:中,发出不甘的悲鸣声。它们都是好的法宝,却要在这里粉身碎骨,成为元婴向道的殉葬品。

 元婴小嘴张,一道乙木雷火喷涌而出,用雷火将法宝变成无属性的材料,开始按照自己对天地的领悟重新炼制法宝。

 已经了一年的约定日期,元婴没有出来,荀真也得到一个消息:康洁生了一个儿子。

 对个注定不会属于自己的孩子,除了心里有些波动外,荀真并没有太多的激动。或许,当康洁带着孩子过来后,相处久了,感情才会表露出来。

 张孟采购地水晶运到荀湖。却因为元霸占了炼器地炉鼎。没办法炼制。让几女非常郁闷。唯有看着湖水下方不时传来地庞大气息发呆。

 坐在西红柿树下。荀真手中拿着一片树叶。吹着悠扬地曲调调凄婉。却非常动听。听得不远处地夏雨萌眼睛潮湿。

 这曲调表达地意思。就是一个失去了心爱之人地伤心人地真情流露。听着让人扼腕。让人断肠。

 “荀真。你就是这么放不下吗?”心灵实在受不了歌声地摧残了。夏雨萌喊道。“那个女人就对你这么重要吗?”

 “你能放下过去吗?”荀真淡淡地说。“你要能放得下过去不会承受不住这种幽怨了。”

 “我是放不下。可我更不想怀念!”夏雨萌歇斯底里地喊着。“我只想看着未来!过去可以怀念。却不可以伤害!不然。再过几年。你更放不下现在了!”

 “谁知道呢?”荀真将女人抱在怀里,温柔地吻着她。

 女人感到树叶进入自己的嘴里,然后,一股庞大的能量便包裹着她的一切身体到心灵,无尽的生机冲入她的身体,进入丹田,让她原本就满是能量的单点突然膨胀,然后压缩下来,水到渠成的晋级便成功了。

 “你走。”当女人一脸兴奋自己进入筑基期后,荀真下了驱逐令“我能感觉到,他不需要身体了,你自由了。”

 “你要赶我走!”女人的心当时就冰冷无比幽怨的眼神看着荀真“为什么?”

 “你知道比她们三个都清楚,我不能忘记过去,永远也不能,跟着我,只会受到伤害已经伤害她们三个了,难道还要加你吗?”

 “我已经被你伤害了!”夏雨萌愤怒地说“自从我接受代孕的事情后,我的道德就堕落了!我是个坏女人了你,还有谁能要我!”

 “现在的你经不是普通女人了,放眼天下,哪里都可以去得,没必要在荀湖浪费你的青春。”荀真低声说“你走,要是能把她们都带走,就更好了,我也可以没有遗憾地去战斗,直到死去了。”

 “她们的灵魂都被你俘虏了,你死了,她们活着也没有意义了。”夏雨萌红着眼睛说“有的时候,人不能只为爱活着,还有责任!荀真,你不能逃避照顾需要你照顾的人的责任!她们都需要你,我…我也需要你!”

 “你知道男人最需要什么吗?”不等夏雨萌回答,荀真斩钉截铁地说“男人最需要的,不是女人,也是财富和权势,是尊严!我失去的尊严,一定要拿回来!”

 “爱情呢?男人不需要爱情吗?”夏雨萌被荀真的话震住了,低声说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跟高,若为尊严故,两者皆可抛,是?你为了尊严,就抛弃了一切,你太自私了!”

 “难道为了生命和爱情,就可以不要尊严吗?要是这样的话,你们能瞧得起我吗?这样的男人,值得你们爱吗?”荀真冷冷地说“男人顶天立地,快意恩仇,死而无憾!大丈夫有所为,有所不为,既然心结被解开,又得到天的恩赐,若不报仇,天都弃我!”

 夏雨萌无言以对,难以劝解这个已经下定决心,抛弃原有的田园生活,一心想着复仇的男人。

 刘若兰、王小曼、肖雅菲三女坐在硕果仅存的水晶宫中,呆呆看着荀真送给他们的礼物,一块雕刻了一道划痕的石板。

 荀真说过,这块石板不是用眼看的,是要用心来看的。

 三女日日以心神来观看这石板,只觉得那划痕恍若天成,每看一眼,就心神剧震,几天不敢观看,待三女从闭关中清醒过来,看看时间,已经一年过去了。

 “修行无日月啊!我们在里边呆了一年,不知道外边的爸妈担不担心?”刘若兰担忧地说“他们要是知道咱们这样了…

 “荀真会帮咱们掩饰的。”肖雅菲的神态气质有了很大的变化,明显修为进步了不少“你们感觉如何,我好像突破了。”

 “我也是!”王小曼兴奋地说“我记得,他好像进来过,给我服下了几颗药丸,就因为那药丸,我才能突破的!”

 “我们去,一年没去了。”刘若兰着急地说“我要去看看爸爸妈妈。”

 “哎,这是什么?”王小曼突然看见一样东西就挪不动地方了。

 三女集体闭关,让荀湖寂静了很多,张孟向来不和荀真来往,他的三个女人得到了荀真的好处,也在闭关修炼,荀真则有事没事跑到爸妈那里,用各种理由敷衍想女儿的几个老人,找个理由将他们发配到外地旅游,最后,索性帮他们搞了个环球旅游去就是大半年,免去了他们对女儿失踪的担忧。

 夏雨萌没有闭关,或者说,她的性子不适合闭关,每日,她就在荀湖种草种树,照料动物,接手了刘若兰的工作。苏杭女子的细腻,使得她比刘若兰做得更细致。

 一日憧憬着药草快速生长的张孟,

 一股庞大的气息压制,一屁股坐到地,紧守心神,鼻观心,不敢有半点情绪的波动。

 良久,气息消失,张孟才放下心来,四处窥视现三女竟然毫无反应,才知道刚才那气息为低微之人根本就不能感觉到。

 “会是谁?是那位高人吗?”张孟从心中感到恐惧,也对修行产生了无比的斗志。

 若是当真难以逾越的高山,也就罢了,可是,有人站在山顶就是说,能够去为什么不努力呢?

 荀真身边跟着五六只大熊猫,一个个憨态可掬的非常惹人喜爱。

 荀真将竹子递给熊猫,胸前的那把玉刀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,他的肩膀,元婴坐在那里,胸前也挂着一件小东西,是一把小巧的斧头。

 元婴的外形大变,身体虽还是婴儿形状,但颜色却改变了,原本墨绿色的肌肤已经变成了肉色。现在的他,除了气质外,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三岁儿童。

 “我用炼制宝的剩余材料,帮她们炼制了五座水晶宫,能大能小,里边的空间也非常稳定,不会发生崩溃的事情的。”元婴的声音毫无奶味“就是康洁是个普通女人,你给她准备水晶宫也没用,是给孩子准备的。”

 “怎么是我们的儿子,难道还能亏了他不成?”荀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“我去陪了他一个月,算是有父子之情了,我帮他通了经脉,淬炼了筋骨,在他的脑海中烙印下了修炼典籍,只等他通了世故,便可以修炼了。不求他成为修炼界的名人,只求他能够富贵一生,传下荀家这一脉的血脉,你我也算对得起爹娘,对得起荀家的列祖列宗了。”

 “她呢?”元婴面古井无波“这几个女人呢?她们的修为,根本就不可能进行宇宙飞行,你走了,她们怎么办?”

 “总要有离别,不是吗?”荀真淡淡地说“就给她们一个孩子,除了让她们更加思念我外,又有什么用呢?若是我们能够报了大仇,还能见到她们,若是不能,就让她们忘记我。”

 “还有什么没处理完的事?”元婴地说“有什么遗憾和没做完的事情,快做。我有种感觉,你我这一去,再没有回来的可能。”

 “爸妈、伯伯、兄弟,朋,女人,该想的也都想了,荀湖的安全也想了,有元婴期的傀儡在,这里万无一失,我走后,让爸爸把他们都接到这里来,想长生,想活到咱们回来的,就传授他们修炼法术,不能成为修真者,那就怨自己命苦了。”荀真微笑着说“男人不该婆婆妈妈的,我被师傅蛊惑,婆婆妈妈好一阵子了,也该决断一下了,我们走。”

 看着在不远处偷听的夏雨萌,荀真一招手,夏雨萌就飞到他的怀里。

 “你虽然和我认识最晚,但是,我走后,这里还要依靠你来扶持。”帮女人擦干眼泪,荀真笑着说“当女人为男人流泪的时候,不是感动,就是爱,我希望你留下的,是爱的眼泪。”

 “给我个孩子,我想帮你生一个孩子!不是你的复制品,是你的孩子!”夏雨萌突然激动起来“这是我欠你的,应该还给你!”

 荀真叹息一声,抱着夏雨萌,消失在原地,只留下元婴呆呆出神。

 良久,元婴一伸手,远处的荀真闷哼一声,三个玉瓶就出现在元婴手。

 荀真脸色铁青,来到元婴身边,怒声说:“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!”

 “你是我,我是你,难道我就不能留下自己的后代吗?”

 “你…”荀真无言以对。

 这具身体,确实不是荀真自己的,元婴也有份儿,他想给三女留后,荀真没有任何理由阻拦。

 元婴将装有荀真生机的玉瓶放在给三女炼制的水晶宫中,伸手一扔,巴掌大小的水晶宫便出现在三女闭关的水晶宫中。

 话说三女,刚要出水晶宫,就看见三件小巧玲珑的水晶宫挂件,三女一看,就知道随身携带的法宝终于炼制成功,兴奋地尖叫起来,当时便开始炼化起来。

 炼化成功后,三女并没有高兴,反而一脸的热泪盈眶,哭泣着冲出水晶宫,四处搜寻荀真的下落。

 水晶宫中留有荀真的神识,三女炼化的时候,神识中出现了荀真的身影,看见他真挚的笑脸。

 “我要走了,去无垠的星空,找回我失去的自尊,我对不起你们,不该为了自己的心结而和你们结下孽缘,或许,走才是我最好的归宿的。”

 “荀真!”三女身躯剧震,花容失色,只是,荀真控制住她们的神识,不让她们的炼化半途而废。

 “若兰,小曼,雅菲,我们今生有缘,来生也能有缘。若是老天开眼,能让我活着回来,我一定娶你们为妻。”神识中,荀真的微笑异常的温柔“好好活着,等我回来。”

 三女把荀湖中翻了个遍,连张孟那里都搜了个遍。感觉到荀真的消失,张孟生出了鹊巢鸠占的念头,出言挑衅,被三女围着,大打出手。

 三女自然不是张孟这般老油条的对手,只是,当夏雨萌操纵傀儡出手后,没有控制住傀儡威力的她,全力攻击,竟然将张孟给杀死,实在是出乎了荀真和元婴的预料。

 在翻遍了荀湖后,无助的三女终于绝望了。

 “他去哪里了?”看着无垠的星空,三女的泪珠滴答滴答落在地。

 “他还会回来吗?”

 没人回答,没人知道,只有风声在呜咽,水声在悲泣。

 终于结束了,煎熬几个月的终于结束了。虽然还能写,可我不想再浪费支持我的读者的钱了,结束。毕竟,男人是有尊严的,自己都觉得好,如何哪能奢求大家支持呢?结束了,我松了口气,不知道还在看这本的读者是不是也松了口气。我不想再说什么了,只想说一句抱歉,不该一时冲动,驾驭自己不能驾驭的题材,或许,我会写荀真在修真界的传奇,只是,那是以后的事情了。谢谢大家的支持,谢谢编辑的支持。下本,我想好好构思一下,有好几个题材,都构思了大半年,稿子也写了几万字,但都不满意,有的都改了四五回了。这次,我决定了,自己不满意的话,我决不传,决不用不成熟的文字来污染大家的视觉!,请登陆支持作者,支持!